foolstupidP

_(:_」∠)_我该说什么好……

退圈缺米求带走..全都屠龙刀..有兴趣的大大求带走...要细节图加咱企鹅或者留言我私信你哟_(:з」∠)_做人要诚实我是乡下人没有套路的_(:з」∠)_..
☆GANGSTA尼克少年佣兵装,深陷s-m码,80米出,包括外套+裤子。
☆全职高手王不留行商版,深陷160-170都可,240米出,包括披风+马甲+衬衫+帽子+裤子+鞋套+手套+各种配饰。
☆黑塔利亚伊万沙露军装,深陷m码,220米出,包括外套+裤子+围巾+手套+各种配饰。九成新
☆刀剑乱舞鹤丸假发,雨轩家,只带过一次游场,40米出,包邮,邮费太贵包半邮。送发网。
☆都有咸鱼链接 企鹅2412297292_(:з」∠)_
求带走orz...因为退圈了想尽快出出去,可以走闲鱼也可以直接支付宝...不面基只接受快递而且不包邮!!可以小刀...求大大带走orz....

#薛之谦#
薛之谦2016生日快乐!!
画技不精但贺图也依旧要将贺图送上!!
顺势向谦谦表白!!!!!!!

#好先生#
在12集里,彭佳禾去江浩坤公司,被江浩坤霸道总裁了一番,彭佳禾内心应该就是这样吧。

#薛之谦#
要怎么样才能成为一个薛之谦?

★他与学霸间的故事★

洗头的时候的脑洞√然后就码下来了了ww

也许会有后续√


★关于琅琊榜的诗★

也许写的诗很渣..第一次尝试写这种东西...嗯...望指点。

做不到押韵的别打我ojzzz

望喜欢★——


||飞流与梅长苏在东瀛的一面之缘||

严重OOC,严重OOC,严重OOC,重要事情说三遍!!!

在百度了飞流之后的脑洞!!!

本来是想发图的没想到Lof缩图!!!

po主还没补原作,写到后面越来越不堪入眼,请见谅。

望喜欢。




↓↓↓↓↓↓


 “宗主,东瀛到了。”
“好。”
梅长苏一袭白衣,卷起袖子,缓缓站了起来。船还没有完全挺稳,由木头造成的船还随着岸边被风吹起的海浪一同摇晃,船舱内也依稀能够听见船体吱呀。
一个多月来的海上旅途终于结束了,一路上凶险,加上梅长苏的身体本就不好,这一个多月过的跟是辛苦。
黎刚搀扶着他缓缓下船,海边的风大,风里带着淡淡的咸味。梅长苏笑了笑,便踏在这片从未到来过的土地上。
不大的港口上东瀛人倒是不少,由于江左盟的船不像是货船,有不少东瀛人都关注着这边。而江左盟倒是若无其事,安排好后便匆匆赶去城中了。
这岸边之城没有中原繁华,因为拥有港口也算得上是繁荣昌盛。梅长苏到城中的客寨中安顿下来,品着东瀛特有的茶,陶瓷茶杯和中原的大有差别,惹得梅长苏颇感喜爱。 

 “你说这茶杯与中原的有什么差别呢?”
梅长苏骨骼分明的手拖起这空茶杯,问着身旁的黎舵主,眼神还停留在茶杯上,正在仔细的观察着。
“宗主要是喜欢,拿去也是可以的...”
听到黎刚的回答梅长苏只是淡然一笑,便放下了茶杯,似乎没有要将茶杯带走的意思。
毕竟东瀛是东瀛,和中原的时间本就有差别,再说江左之船到达此处也已是下午,现在太阳已经从晴空中消失也不足为奇。 

 早在出发之前梅长苏便安排好到东瀛后弟兄们的工作,这会都是在各干各的,自己也倒是落得清闲。难得有个清闲,他便从袖中拿出一本尚未读完的书出来,捧在手里细细的阅读着。航海时日太过艰险,就算住与最为舒适的船舱内也不能安心看个书,现在倒好,有个舒适的环境可以看书,但人又有些不情愿了。初次来到东瀛的土地上,不免有些好奇,因身体虚弱而很少走动的梅长苏都想要下楼去看看。

 梅长苏缓步来到客寨的大厅,因是江左贵客,店小二个个都对他点头哈腰,就算是店长也不过如此。
此时还不算晚,黄昏还未散去,店小二也刚刚将店内的灯笼点上。此客寨并非是在城中最为繁华之处,客寨门前的石板路上已经很少有行人经过,大抵都是江左盟的弟兄和店内的小二们。
梅长苏在客寨大门前向外看了看,没想到咸咸的海风竟能吹到这里来,或许这便是与中原的不同之处。
“哎,宗主你怎么下来了。”
“我就下来看看。”
梅长苏跨出大门的门槛,站在石板路上,四处张望,观察着这里的街道。虽说是临近夜晚,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但客寨的邻居四坊早已挂上了灯笼。
梅长苏随意的走着,此时尚未到深秋,相对主街来说的这个侧街竟是有些静得听得到虫鸣。静静的街道上只有几人正在行走,布鞋与石板路发出擦擦的声音。梅长苏没走多远,便发现一条幽深的巷道。

这巷道不仅幽深,还没有灯光,似乎是无人居住于此,与本就不繁华的侧街相比起来更是凄撩。就连夹杂着咸味的海风吹进去也感受不到,似乎风一吹进这巷道里便没了踪影,被黑暗吸收了一般。

今天梅长苏倒也有些奇怪,他本就看多了世间稀奇,本该对这种事情产生不了丝毫兴趣,或许是双脚能重新踏上土地的兴奋促使了他产生对这东瀛海城产生了兴趣。他走进这条巷道中,与黑暗融为一体后反倒觉得这里没那么暗了,加上梅长苏的眼睛倒比他自己的身体好上几倍,在这巷道里看东西还算清晰。

他缓步走着,身边又没个随从,幽静的巷道除了他的脚步声在回荡,也没了别的什么声音。梅长苏作为江左盟的宗主,却不会武功,身子还很弱,这下独自一人到这巷道中,自己反而不担心自己,但他那些同随到东瀛的江左弟兄们可有的担心了。

除了梅长苏出门时与他打招呼的那个弟兄之外,无非就是黎舵主第一个发现宗主不见了。

黎刚也是不久前发现自家宗主不见了的,他知道他们宗主虽然身子不好,不会武功,要不是自己闲来无事也不会就这样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出门,惹得弟兄们操心。可弟兄们又怎么管得着自己的宗主呢?无奈之下江左的黎舵主只能下令去寻找他们江左的宗主了。

可梅宗主却悠然自得,在这幽深的巷道里散着步。可这巷道静得连梅长苏都有些不相信,总不会一到夜晚就没人经过这里了吧?

正当他想着返回客寨时,发现了这巷道中的动静,那声音不像是虫鸣,更像是少年的喘息声,当梅长苏反映过来时,就有一双眼睛在关注着他了。梅长苏一惊,察觉到了不对,有一点后悔就这么只身进到这巷道中。眼睛的主人正在缓慢的靠近他,不均匀的呼吸声也离他越来越近。梅长苏还是分辨得出这呼吸声已是苟延残喘,也分辨得出这是一个孩子的呼吸声。

孩子与梅长苏还有些距离便停下了,似乎是有些害怕与梅长苏接触,这个举动反倒让梅长苏主动靠近了这个孩子。他看见这孩子分明是只有七八岁,但脸上却沾满了泥土,看不清样貌,瘦小的身躯像是经受过很多痛苦之刑。小小年纪的孩子用满是戒备的眼神盯着梅长苏,但这眼神却隐藏不住同这个年纪一样的稚嫩。

梅长苏用手将他脸上的泥灰扶安静,他用最为温柔的眼神看着这个孩子,与孩子对视着,将最为温柔的笑容挂在嘴角,毫无血色的唇动了动:

”你叫什么名字?“

孩子没想到梅长苏会跟他说话,有些吃惊,但更多的是害怕,便用更为犀利的眼神看着梅长苏。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梅长苏本就是个体弱之人,但看得出这个孩子是懂武功的,知道自己根本不是这个七八岁的孩子的对手。但这孩子却不知道梅长苏根本打不过他,但自己因太久没有吃过像样的食物,身子早已没了力气,只能用戒备的眼神做出防卫了。

孩子颤抖着身子,或许是害怕,或许是太冷,使得这番景象让梅长苏对这个孩子心生可怜。

”别怕。“梅长苏抚摸着孩子的头,轻声道”你听得懂我说的话吗?“

孩子听到这话有点发愣,依旧是定定得看着梅长苏。

”看来你也是中原人,想不想回家?“

”......“

”那哥哥带你回家好不好?“

”恩......“

不知道是孩子真的想跟梅长苏回中原,还是梅长苏忽悠住了孩子,总之孩子是答应了跟梅长苏回中原。

此时巷口有人掌灯而来,幽深的巷道中终于有了一丝亮光。灯光逐渐向梅长苏靠近,这可比那孩子的速度快多了,不一会便到了梅长苏身边。

”宗主,可找到您了...“

来的人是江左的黎刚。

”麻烦了。“

”这孩子是...“

”哦,刚刚我到这巷子里散散心,便遇上了他。“

”那宗主是想...?“

”也没别的想法,就想带他会中原。“

”带这个孩子..?“

”好了,“梅长苏语重心长的对着黎刚说”看着孩子应是习武之人,带回去总会有用处的。“

”是...“

黎刚只好乖乖的听了他们梅宗主的话,多的也不问,因为他明白宗主做事总有自己的想法。

最后是黎刚一手掌着灯,一手帮宗主一起搀扶着这个孩子回到了客寨。客寨里的每个人,不管是江左的弟兄还是店小二看到梅长苏回来本是焦急的神色,一下子就变成了惊喜,倒没人注意到梅长苏与黎刚身边多了一个孩子,梅长苏见到此景象也不紧张,淡然的笑笑:

”我这不还好好的吗。“

梅长苏与黎刚回到自己所住的房间,当然还有那个孩子。

这时梅长苏才看清这孩子的相貌,竟长得甚是俊美,可惜全身却笼罩着一层清冷,如冬日的白雪一般一触便会感到冻手,满是戒备的双眸中也同样透露出孤高,更多的却是孩童的幼稚之气。

真是可惜了一副好容貌,却被糟蹋成这样。

”今晚就让他在我这吧。“

”是...“

等到黎刚离开,梅长苏便对这孩子道:

”跟着我回中原,一定不会让你受到这般苦难的。“

堂堂江左盟宗主岂能口出假话。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恩......“

”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名字...?“

稚嫩的声线在疑问着,显然这孩子不知道名字是何物,更不可能有名字了。并且这孩子似乎不太愿意接触梅长苏,戒备还未放下。

见状,梅长苏也不继续与这孩子交谈,倒是吩咐弟兄为孩子准备了一套新衣物,让孩子吃过一顿饱饭后,便与孩子在自己房间中歇息了。


一夜无话。


”宗主, 你真要带着这孩子去办事啊?“黎刚趁这孩子还未醒来轻声在梅长苏耳边道。

”恩。“

”宗主,昨天掌柜的告诉我说这孩子是东瀛一个神秘组织的人,此组织的首领常常从中原买些孤童到东瀛来,让他们与外界隔绝,用药物控制其修习。可惜组织误杀了东瀛独生的皇太子,造到了灭门之灾。看来这孩子也是因那个神秘组织覆亡而留下来的。”

“那更要带回去了。本就是中原人,还遭受了如此伤害,更应该将这孩子带回去。”

可是这两人都没想到,此番对话却被这孩子完完整整的听到了,这孩子没有将心中所感表达出来,或许他根本不知道此时自己心中滋生了什么感情吧,他不能理解正常人的感情,但无非是惊讶与感激吧。但感情这事又是谁能说清楚的呢?

江左盟在东瀛的这些时日梅长苏尝试着帮助孩子恢复常人之态,一个多月来这孩子终于肯和梅长苏对话,虽然每句话不过三个字,一天不过三句话,但足以让梅长苏欣慰。或许是因为梅长苏照顾周全,或许是梅长苏救了他一命,孩子只肯跟梅长苏说话。


”就叫你飞流吧。“

”恩!”


谁能明白这个孩子心想什么呢,说不定已经决定追随梅长苏一生了呢。


                                                        ——我愿追随保护你一生。谢谢。


★萧景宣十题★

明明太【献】子【王】也很可爱啊!!!都在刷苏哥哥靖王宝宝都没人刷景宣宝宝了×

于是又是深夜的脑洞,来一发景宣宝宝×【虽然更喜欢苏哥哥×(doge)】


深夜脑洞××好久不在lof发东西了...

刚入微博圈我还是喜欢这边×